说起辰星和傅晚晴

2020-06-05

    夜,深了。但这座坐落在海边的厦门市却并未冷却,可能是受到夏日的气息影响,以过零点的街道上还是有三三两两的人群凑在一块不急不徐的逛着,气氛火热。而相对于外面的喧嚣,校园中便觉得有点冷清,大多数教室宿舍楼都已经熄灯,依稀有几处尚还亮着灯的宿舍,在漆黑的夜里,和校道边昏暗的路灯相互衬托着,显得有些无力。    沙拉拉,一阵风吹过,校道边的树木开始有规律的摆动,夹杂着虫鸣之声,倒也给安静的校园添加了几分生气。    “嗯”一声不太协调的声音快速的熔进夜色里。透过婆娑的树影,校道树下的坐椅上,一对人影正相互拥吻着,他们是那么的投入,仿佛世间只有他们。    良久,唇分。    “阿星”这是一个很好听的声音,她用力把身边的男孩推开,声音明显带着急促:“不,不可以,我们之间不会有结果的……”    被称为阿星的男孩一把抓住女孩的手,有些激动的说“为什么?难道就因为你爸妈的反对吗?”    “阿星,别这样,你把我忘了吧。”她的眼角挂着泪,似乎在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忘了你?你忘记当初我们说过不管面对什么困难都一起坚持的吗?我们现在就去找你爸妈,跟他们说明一切,他们一定能够明白的。”因为激动,他的声音大了许多,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有些突然。    女孩别过头,一把推开阿星,似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般喊道:“不,太晚了,我已经不再喜欢你了,我……”    “什么?”阿星楞了一下,无数的话语突然间变沉默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脑海里只剩下一句我不再喜欢你在徘徊,他就那么楞楞的看着前面的女孩,这个大了他4岁的女孩此时在发黄的路灯下,美的那么触目惊心,她转身,带着低低的哭泣,远去了,阿星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茫然不知所措,张了几次嘴,却始终没能把那个名字喊出来。他终于知道,晚晴今天约他来,就是为了来跟他分手的。他就这么站在那里,昏暗的灯光映称着他孤独的身影,显得那么落寞。    阿星的全名叫做辰星,而那个女孩则叫做傅晚晴,辰星是一名孤儿,自幼被一名老者从山顶捡到,两人在一起生活了16年,辰星自幼便当他是自己的爷爷,到了辰星16岁那年,那名老者突然之间消失了,只留给辰星一句话:有缘再会。从此辰星便一个人住在山里,每天往返于学校和住处。说起辰星和傅晚晴,那就不得不说说他们的专业了,他们两个都是学医科的,而他们的相遇则是从一个论辩比赛开始的,傅晚晴正是被辰星在医学上的渊博所征服的,事实上,辰星之所以懂那么多医学上的东西,特别是草药,基本上都是他爷爷教的。据他爷爷讲,当初捡到辰星的时候,小家伙是被一团火光围着的,在被救下来后,全身温度高达50多度,可却依然没被烧死,    辰星漫无目的的走着,无数的画面充斥着脑海。1年多以来的点点滴滴,分散在校园,街角,海边,山顶,他还记得,不久前晚晴为他庆祝21岁生日时,他呆呆的对着她傻笑的情景,他看见他们经常光顾的路边烧烤此时忙的不亦乐乎,那最常坐的位置此时正有一对男女在低低的说着什么。辰星突然感觉很累很累,带着深深的无力感,不知不觉竟已回到家门口。    看着眼前生活了21年的地方,辰星有些无奈的说道“或许,真如爷爷说的那样,我真的命犯孤星”    躺在床上,辰星很想就这么睡着,一睡不醒,可他如何也静不下心,他知道,傅晚晴是堂堂大全集团老总的千斤,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在医学方面比较出色的大学生,就算在出色,也只是一个大一的学生,出身贫寒,而傅晚晴却已经大四,出身加上年纪早已经成为不可改变的事实,早在知道她的身份后他就已经想到现在这个结果了, 白小姐内部精选免费大全可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 白小姐精选六肖中特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辰星静静的躺着, 香港精选资料六肖中特在这一刻, 香港六合心水资料网他突然有些嫉恨上天的不公平,给了自己出色的头脑,却给了他这么一个贫寒的出身,连带着他那未曾见过面的父母,也恨上了。辰星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那里有一颗淡红的八角形水晶,从辰星记事以来,他的记忆中,这块水晶就从来没被移动过,它一直就停在胸口的正中间,在水晶的外围,还有淡淡的8颗星型图案烙在胸口,8星与水晶的8个角相对,仿佛亘古不便一般。而那颗水晶上面刻着淡淡的两个字:辰星,于是他爷爷便给他取了这个名字。他爷爷说,这也许是他的父母给他取的名字,而这颗水晶也许就是他父母留给他的,也许靠着这个水晶可找到他的父母。    辰星感到深深的不甘,他渴望变强,他知道,只有达到一定的高度,他才能再次拥有晚晴,几乎是一瞬间,脸上的阴霾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坚定的神色。然而他哪里知道,现在的大全集团已经面临着巨大的危机,在金融危机的大环境下,被竞争了几十年的金辉集团联合国外几个大集团打压下,大全的情况已经岌岌可危,不得以,傅晚晴的父亲向多年好友建发集团求救,然而在好的交情在商人眼里也不值10几忆,建发最后提出了联姻,也只有联姻才能将两个家族紧紧的捆在一起。傅晚晴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才毅然决定和辰星分手的,因为她不能眼看着父亲多年的努力化为泡影,她也不忍心天天看到父母紧皱的眉头。    当然,这些辰星是不知道的,他只知道只有拥有和傅晚晴一样的身家之后,他才有资格去面对她的父母,然后堂而煌之向她求婚。    挪了一下身体,让目光偷过窗户,他迷茫的眼神此时已经澄清了许多,他正在计划着将来的路。    夜,更深了,也安静了。辰星迷迷糊糊中,似乎感觉全身在发烫,他呻吟了一声慢慢醒转过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窗口所对着的那片天空之中,新闻资讯9颗星星成圆环的形状静静的悬在那里,8星连环,而中间一颗特别耀眼的星星如太阳般静静的释放着光芒,整个大地都被照射成淡淡的银白。天地之间,此时仿佛只有那九星一般。辰星突然感觉这图案很熟悉,还没来得及细想,胸口好象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强烈的灼热感传遍全身,辰星慌乱的脱掉上衣,只看见胸口那8角型的水晶正闪烁着淡淡的白光,辰星想要把它拿下来,却怎么也无发移动它分毫。胸口的淡红色水晶越来越亮,不一会已经不能目视,当辰星不经意间撇了一眼窗外时,不禁寒毛都倒竖起来,只见那连环星此时已经不知道放大了多少倍,辰星再笨也知道,那9星连环竟然是朝自己这个方向坠落的,瞬须之间,那连环星又放大了好几倍,那庞大的火焰所夹带的温度,即使是在被八角水晶的熨烫之下,仍然能够感受得到。    辰星此时已经放下心来,除了温度之外,并没感觉什么,就算是流星往这边坠落,到了这里也该燃烧殆尽,更何况,他不认为自己会这么幸运,会被流行砸中,而下一瞬,他的瞳孔迅速放大,紧接着,他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庞大的压力挤压得空气都似乎在扭曲,胸口的白光此时已经变成耀眼的光芒,而辰星已经无暇他想了,仅仅是一瞬间,身体好象被撕扯成无数块一般,强烈的痛楚让他险些昏迷。晚晴的身影倒映在眼眸,那绝美的容颜似乎在向他招手,下一刻,辰星彻底上去了知觉。    次日,作为九子连环星坠落的所在地,此时已经不知道迎来了多少批来来往往的围观者,人群来了又去,来了又去,却始终有一个身影伫立在那里,她的眼眸之中满是哀伤,泪水早已经风干,凄美的容颜,定定的注视着前面那九个大坑。是美丽?是哀愁?    蓝天,白云悠悠,碧海,浪涛阵阵。如此海阔天空,就连那天空中的飞鸟也鸣叫的格外嘹亮。海边,一个人影被海水带上了沙滩,他全身焦黑,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仿佛已经没有了生气。    “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沉闷的声音从他嘴里发出来,顿时吓跑了几只螃蟹,他慢慢的用手撑着的沙滩,艰难的把身体从趴着的姿势变成仰躺,焦黑的脸庞带着几分刚毅,隐约可以辨认出,他便是辰星。意识恢复的刹那,辰星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但是全身的疼痛告诉他,他还没挂掉,至少还有半口气,感觉上过了很久很久,身上的疼痛感终于消退到能够承受的程度,辰星艰难的撑着坐起来,开始考虑目前的处境,看着眼前的环境,辰星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那流星该不会把我的家砸沉了吧……紧接着又马上否定了,因为就算那9颗流星威力再大也不可能砸出这么大一片浩瀚的大海啊,而且从环境上看,这片海域形成已经有不少年月了,那海岸边的石头多已变黑,且有大量贝壳覆着其上,这些都不是短时间内所能生成的。    “我不会是被轰飞的吧”辰星喃喃自语,说真的,他也不相信这个结论,要知道,厦门虽然是靠海的城市,可辰星住的地方离海边可还有不远的距离呢,要说有人被轰飞这么远的距离还没死,那这个人还是人吗?可目前这种情况下,辰星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下意识的朝胸口摸了摸,在意识消失之前,他隐约记得,在万分危急之时,胸前的淡红色水晶散发出强烈的白光,形成一个光罩,那白光虽然温度不低,却只是让他感觉到烫,更多的却是柔和的温暖,正是因为白光的出现才能让他在那强大的能量冲击下存活下来。回想之前种种,不禁后背发凉,后怕不已。    辰星摸向胸口的手有些怪异的停在那里,他很清楚的记得,以前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没能让那淡红色水晶移动分毫,而此时,胸前空空如也,那水晶早已经不知去向,辰星不信邪的往胸口处看了看,水晶确实不见了,而透过有些焦黑的皮肤,胸前那八星连环的图案却似乎更清晰了,而中间原本属于淡红色水晶的位置,此时却多了一个烙印,一个和淡红色水晶一模一样的烙印。    辰星百思不得其解,而眼前也容不得他多想,他快速的盘腿坐下,开始运气。说起这运气法门,那可是辰星从小就在爷爷的督促下练习的,爷爷没有告诉他这套功法叫什么名字,只告诉他多练可以强身键体,刚开始小辰星还不以为意,在后来一次意外撞伤,他亲眼见识到爷爷仿佛神迹般将他尺长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到跟没受伤似的,爷爷说,这功法练到极致甚至可以肉白骨活死人。从那以后,小辰星不用爷爷督促也很自觉的每天练习。还很自觉的为它取了个名字,叫天神决,因为只有神才能够做到那种程度。此套功法一共分为9层,辰星隐约觉得自己应该在第3层这样子,之所以不敢肯定,一是因为爷爷从16岁时就走了,而他走的时候辰星才练到第2层,之后几年里他又经历了一次从一层到二层那种美妙的感觉。    当真气运行12周天之后,辰星才因经脉承受不住长时间紧绷而收功,“噗”仿佛什么东西破裂了,紧接着全身真气不受控制的自动运行,所过之处,经脉都会大上几分,整整运行了12周天才归回丹田,辰星忍不住一阵狂喜,练习天神决多年,他又怎么不知道,就在刚才天神决突破到了第4层,那种经脉扩充带来宛如脱胎换骨般的感觉令辰星周身舒畅到了极点,此时辰星身体看上去仍然焦黑一片,但其实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特别是刚刚突破天神决第4层。他的伤已经好了,身体上的焦黑只要清洗干净就可以了。

  原标题:缅甸新增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121例

  Wi-Fi 已有20多年的历史,优点是已经非常广泛地普及到生活中,比其他无线连接的布局都要广泛。但是自从Wi-Fi 技术出来之后,陆陆续续地,一些新的联网技术也出现了,例如低功耗蓝牙(BLE)、ZigBee、NB-IoT等,主要原因之一是Wi-Fi的功耗较高,不太适合电池供电的产品。

,,一码中平特资料